荒廢大師

【APH/土希】只當鄰居不好嗎?

1

「趴搭趴搭趴搭…」門外走廊上傳來由遠而近的跑步聲。海格匆匆跑進房子裡重重地帶上門。
 
  『碰!』的一聲。海格完全忘記自己老舊的屋子承受不住這種衝擊,這樣重重的一關,震掉了一些牆壁上的漆。彷彿後面有什麼大怪獸在追趕他一樣。跑了一小段路的他,門一合上,整個人靠上了門板,輕輕地喘息著,受驚嚇的臉看上去有些蒼白,滑落的汗也不知道是因為跑步,還是因為冷汗。

  好可怕…他隔壁到底搬來了什麼怪人。
 
  他一片空白的腦袋裡只剩下這個疑問和戴著面具的臉下的視線。

  在他搬來好一陣子之後,隔壁一直都住了個非常華麗的鄰居,什麼東西都要雕刻精細,曾經有幾度還順便把他家門口也裝飾了一下,常常他都在思考人生有沒有必要把所有的平面都鑲嵌的五彩繽紛,像他家一樣單純的藍天白雲組合不是很好嗎?還有他也在懷疑,他鄰居是不是真的有這麼多錢,把到處都鑲嵌上瑰麗的金色、藍色、紅色和紫色。

  而,時間就在他思考這些問題中流逝,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的鄰居門口裝飾漸漸少了一些,掛在牆上的馬賽克某位知名人物的圖像,最耀眼的眼睛也不見了,有時候他經過都會記得默默的同情一下那尊畫像。

  他的鄰居似乎不再那麼有錢了,但是仍然住在他隔壁,雖然聽說他分租了好幾塊出去,不過不能讓房東知道這件事,這只是他在這棟樓的鄰居們閒聊時偶然聽到的。
  
  某天,他家隔壁門外來了一批人,他抱著貓偷偷從門縫觀察著他們,看起來個個看起來都來者不善,一副就是黑道要來討債的樣子,他的鄰居果然因為太奢華而有了債務糾紛。
  
  但,他華麗的鄰居竟然是帶著微笑,迎著這批人進了屋,之後的好幾次,同一批人來來去去的,他幾乎都要以為這批人是華麗鄰居的客人了。不過事實證明,他們還是來討債的,因為他們每次拜訪完手上就會多了些土產,有一次更誇張,土產用整車載走。
 
  就這樣,他的鄰居似乎在破產下,被房東給趕了出去。
 
  不知道隔壁會搬來誰呢?他那時還這樣想。
1

「趴搭趴搭趴搭…」門外走廊上傳來由遠而近的跑步聲。海格匆匆跑進房子裡重重地帶上門。
 
  『碰!』的一聲。海格完全忘記自己老舊的屋子承受不住這種衝擊,這樣重重的一關,震掉了一些牆壁上的漆。彷彿後面有什麼大怪獸在追趕他一樣。跑了一小段路的他,門一合上,整個人靠上了門板,輕輕地喘息著,受驚嚇的臉看上去有些蒼白,滑落的汗也不知道是因為跑步,還是因為冷汗。

  好可怕…他隔壁到底搬來了什麼怪人。
 
  他一片空白的腦袋裡只剩下這個疑問和戴著面具的臉下的視線。

  在他搬來好一陣子之後,隔壁一直都住了個非常華麗的鄰居,什麼東西都要雕刻精細,曾經有幾度還順便把他家門口也裝飾了一下,常常他都在思考人生有沒有必要把所有的平面都鑲嵌的五彩繽紛,像他家一樣單純的藍天白雲組合不是很好嗎?還有他也在懷疑,他鄰居是不是真的有這麼多錢,把到處都鑲嵌上瑰麗的金色、藍色、紅色和紫色。

  而,時間就在他思考這些問題中流逝,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的鄰居門口裝飾漸漸少了一些,掛在牆上的馬賽克某位知名人物的圖像,最耀眼的眼睛也不見了,有時候他經過都會記得默默的同情一下那尊畫像。

  他的鄰居似乎不再那麼有錢了,但是仍然住在他隔壁,雖然聽說他分租了好幾塊出去,不過不能讓房東知道這件事,這只是他在這棟樓的鄰居們閒聊時偶然聽到的。
  
  某天,他家隔壁門外來了一批人,他抱著貓偷偷從門縫觀察著他們,看起來個個看起來都來者不善,一副就是黑道要來討債的樣子,他的鄰居果然因為太奢華而有了債務糾紛。
  
  但,他華麗的鄰居竟然是帶著微笑,迎著這批人進了屋,之後的好幾次,同一批人來來去去的,他幾乎都要以為這批人是華麗鄰居的客人了。不過事實證明,他們還是來討債的,因為他們每次拜訪完手上就會多了些土產,有一次更誇張,土產用整車載走。
 
  就這樣,他的鄰居似乎在破產下,被房東給趕了出去。
 
  不知道隔壁會搬來誰呢?他那時還這樣想。

  不過只要不會影響他,他也不是很介意鄰居搬來還是搬走,他只是喜歡觀察,並不打算跟這些鄰居們有什麼深入的了解。他這個人向來就是這樣,在家裡跟貓兒悠閒的生活,看看藍天,吹吹海風,思考一下事情,下午打個盹,再起來想想事情。也許他有小小地期待了一下隔壁會搬來什麼人,但也只是出於好奇心的期待,並不是想交新朋友之類的期待。

  不過,他沒有想過會搬來這麼奇怪的人啊!


  抱起貓兒,海格坐到了窗口邊,一直在回想剛剛樓下看到的奇怪男人,他正在指揮搬家公司卸著行李。
 
  大白天的頭上帶著一個奇怪的紅白條文相間的帽子,看起來密不透風的寬大衣衫,加上黑色的手套,還有臉上的白色面具。為什麼要戴面具呢?難道他是躲避追緝的前科犯嗎?還是他臉上有很大的傷疤?不論橫看豎看,他都是一個很怪很怪的人。
  
  而且他剛剛回家經過的時候,偷偷瞧了那人幾眼,他明明就看不見面具下的眼睛,卻覺得自己對上了那怪人的視線,那個視線彷彿是直直看進他的心內那般銳利,被看到的一瞬間,他打了一絲冷戰,心臟開始不聽話碰碰跳了起來,提著購物袋的手心也沁出了一些冷汗。

  那一定是殺人犯盯上獵物的眼神,海格沒來由地胡思亂想到。

  一想到這,海格不禁加快了腳步,但又不能走太快讓那人感覺他察覺異狀而被殺人滅口,他心中越來越緊張,走上樓梯脫離那人的視線後,他的腿不由自主的跑動了起來,轉角處時還不小心踩空了一階,他也沒停下來,一路跑回家裡去。

「喵嗚!」懷中的小貓叫聲喚回了他的思緒。

  回神的他,下意識用鼻頭蹭了蹭小貓的毛茸茸的身軀,這樣的動作似乎會讓他比較安心些。呆愣了好一會兒,他拉起了小貓的雙手,皺起眉頭,大眼對小眼的對著小貓說出他新煩惱「新鄰居真的好奇怪吶……」「喵!」「你也這麼覺得對吧?」「喵喵!」看到小貓應和著他,他露出有些放心的微笑,果然不是只有他覺得新鄰居很奇怪。他又猶豫了一下,似乎想到一個什麼好辦法。

 「暫時不要出門好了。」先觀察再說,暫時得到結論的海格,又恢復以往的優閒,靠著窗框閉上了雙眼,準備在午後的暖陽下,好好的睡一覺。但他似乎沒注意到,懷中的貓兒對於他最後的結論,似乎是發出反對的意見。

「咪嗚…」


2
貓,是要無拘無束的動物,跟狗會忠心耿耿在身旁搖尾哈舌不一樣。有時候你覺得牠任性、反覆無常,但,是愛貓者的,就知道這些就是貓咪可愛的地方。

 牠理你是牠高興,牠不理你是也是牠高興;
 牠撒嬌是他喜歡,牠不撒嬌也是牠喜歡;
 牠要向左,絕對不會因為主人說要向右就改向右,
 自然地,牠要出門,絕對不會因為主人不出門而不出門。

而一個了解貓、愛貓的主人,當然也不會攔阻他們。
來來去去是貓的天性,但牠們『通常』會記得回到主人身邊。

 沒錯,就是『通常』。

 因為海格家的貓已經四天沒有回家了。
 他跟他的貓相處了這麼久,貓咪沒有一次超過三天還沒回家
 就算牠真的忘記回來鄰居也會很好心的拎來給他。

 海格強忍著淚水,憂心如焚地在家裡附近尋找他的愛貓的身影。

 小花園…..沒有。

 垃圾桶……沒有。

 水溝……沒有。

 樓梯間……沒有。

 屋簷上……沒有。

 海格幾乎把整個社區都翻遍了,就是沒有那毛茸茸暖呼呼的圓圓身體,有沒有聽到熟悉的撒嬌喵叫聲。

 這是自從第一次遇到奇怪的新鄰居後,他四天以來第一次出家門。

 還記得自己決定好要暫時不出門後就抱著貓睡著了。不知過了多久,被隔壁飄來的食物香味喚醒時,懷中的貓咪早已不見蹤影,只剩下淡淡的餘溫。海格早已司空見慣這樣的情形,並不覺得有什麼好奇怪,反正晚一點貓咪自然會回來,以前都是這樣子的。倒是附近新出現的食物味道-特殊香料料理的烤肉味,刺激著他的唾腺,撫上咕嚕咕嚕叫的肚子,沒再想貓咪的事,他決定填飽肚子先。

 結果,隔天貓咪沒有回家…..再隔天還是沒有回家。
 
 仍不確定隔壁住了個哪號人物的海格,心裡雖然開始有些擔憂,但他還是不敢踏出門,至少、至少他要先知道隔壁每晚飄來的烤肉味,烤的是不是人肉。而且貓咪失蹤還沒三天,只要到了第三天他的貓就會回家了,他不禁這樣安慰著自己。

第四天,他再也無法自欺欺人地說貓咪會回來,但是他還是不知道隔壁煮了什麼東西?

 等等!該不會是貓肉吧? 

「嗚….」一想到這,海格焦急地都要哭了。

 不會的,不會的,他的貓很聰明不會被抓到的,他不停地說服自己冷靜。

 稍微冷靜下來後,海格決定要出門去尋找,反正現在是大白天,就算那奇怪的人想做什麼壞事一定也會有所顧忌。

 就這樣尋了一整個上午,都沒有任何收穫。海格拖著腳步、垂著肩,失落地走回自己的房裡。

 門一關上,豆大的淚滴就從眼框中不可控制地滑了出來,海格趕緊用手背抹去那滴淚。
 
 不會找不到的,他還可以貼尋貓啟事。海格振奮了一下,匆匆跑進房間,在電腦中翻出他的專屬貓咪照片的檔案夾,一張一張地挑了起來。

「啊這張是小時候鑽到脫鞋裡,好可愛喔!…..這張是三歲生日….這張…」

 沒想到他才一翻開相簿,就陷入了回憶的漩渦,看了好一會兒,他才驚慌地想到自己是要來找尋貓啟事的照片,不可以就這樣陷下去,海格用力的甩了甩頭,要把那些回憶先全都拋開。最後他終於找到合適的照片,並快速地將尋貓啟事的內文打好,通通印了出來。

 他一定要趕快貼好,才會有更多人看到。
 整了整一疊的尋貓啟事,拿了膠帶,海格再度衝出家門。

 就從巷子口開始貼吧!
 
 第一張,就貼在巷口電線桿上,然後電線桿旁邊不遠處的社區的公佈欄很大,可以貼個兩三張,樓梯間也貼幾張……一邊盤算著尋貓啟事要貼哪裡好,一邊勤快地動手一一地貼上。

 這樣一來,他一定可以找到貓的。

 看吧,第一張已經有人看了!

 站在公佈欄前正貼著第三張啟事的海格,用餘光瞄到不遠處的電線桿前已有人佇足。那人很仔細的看著他剛才貼好的公告,海格迅速貼完手上的啟示,開心地想問問看那個人是不是知道他的貓咪在哪。沒想到,他這一瞧,就瞧出那人是誰……


 怎麼會是他的新鄰居啊!!!!!!!!!!!!

 今天雖然沒有再穿幾天前看到的那些奇怪穿著,只是件普通的紅色長袖帽T,可是他臉上的白面具,還是讓海格一眼就認出來那人就是那新鄰居。

 不會是真的吃了自己的貓,然後發現自己知道這隻貓的事情,打算做出什麼令人髮指的處理吧??海格緊張地偷偷盯著他看。

 沒想到,奇怪的新鄰居看了一下,竟然伸出手迅速地把那張他辛辛苦苦貼的尋貓啟事撕了下來放入口袋。
 
「做什麼….」海格差點生氣的喊了出來,做的音才飄出去,他趕緊捂上自己的嘴巴,不過有些音還是從指縫鑽了出去。


 天啊!要轉過來了。海格看著那人轉身的動作在心理驚慌道,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聲音引起了他的注意,海格飛快地用背影轉向他,不能讓他發現這些啟事就是自己貼的,在找到貓之前他還不想莫名的死掉。

 雖然一邊生氣那人竟然撕了他的啟事,但他又不敢衝上前去找他算帳,憑這種身型差距跟他正面衝突是穩輸的,海格抱緊了胸前的一小疊尋貓啟事,開始快步往前走,就如同第一次遇到時的情形。

 戰戰兢兢地走了好一段路,他沒聽見後頭有腳步聲,耐不住好奇心的他,停下了腳步,偷偷往後看了一下。

那人竟然又佇足於公佈欄前,把他貼在佈告欄的單子一張一張地撕掉了。

那人真的態其快又太可惡了!他貼個尋貓啟事礙到他了?
嗚……自己怎麼會這麼倒楣,剛好遇到新鄰居走那條路。

 氣在心裡口難開的海格忿忿地扭過頭,決定趕快貼完傳單,然後回家。就算他要撕,自己沒看到也好,而且他也不見得會全部撕到。大不了自己明天再來貼一次,海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邁開了步伐。



「呼….」
終於貼完了,這是最後一張。
果然,奇怪的新鄰居並沒有撕完全部,至少,他看到最後一張還安然無事的在他正前方。


            ※      ※       ※


 晚飯後,海格抹了抹嘴,簡單地整理了一下餐盤,就迫不及待地坐到電話旁邊等待通知他領貓的電話。

嗯……還是沒有人打來。

嗯………沒有人打…有點睏….

ZZZzzzz……





「叮咚叮咚!」




 忽然想起的電鈴聲把剛陷入睡眠的海格嚇醒了。這麼一嚇,睡的糊塗的他全憑直覺,飛也似地跑去開門。

「咿呀!」

門開的瞬間,海格完全嚇傻也嚇醒了。

 妖異的銀月光灑落門前的人影,背著月光的高大身影籠罩著他,慘白無色的白色面具在背光的黑影中更顯得邪惡,原本在面具背後的那雙眼不再躲藏,宛如獵豹珀瞳的燦金正倒映著他雙眼中的驚愕。

「...我還不想死。」

這是海格開門後的唯一一句話,用非常非常....小聲的聲音說。


3

他開口了…..

海格下意識早就抓了門旁邊的十字架,而握著十字架柄的手心沁出了一些汗水


「你的貓嗎?」深沉帶有一點沙啞的磁性嗓音,雖然語調有點奇怪,不過並沒有殺人犯的變態感。


诶?
怎麼不是「再見了」!
海格都準備好了,只要他一有動作,自己馬上就要用手裡的十字架作最後的抵抗。

得到出乎意料的答案讓海格愣了一下。

門口的人看他楞住了,便將自己懷中的貓咪抱了起來,四隻腳朝著海格的舉在他呆愣的雙眼前方,再問了一次。「…這隻是你的貓嗎?」

出現在海格面前的貓,似乎知道自己離家出走太久有點不好意思,訕訕地喵了一聲。

一聽到那個熟悉的貓叫聲,海格馬上回了神。

定眼一看眼前的那隻貓咪,

肚子上軟軟的毛,

四隻小腳上粉撲撲的肉墊,

咕溜咕溜的大眼睛,

吊在空中晃呀晃的靈活小尾巴。



嗚嗚….那隻就是他失蹤的貓啊!!

看到了愛貓,海格完全忘記了門口站的人,仍然是那位奇怪的面具先生,喜極近乎泣地接過貓,開心的摟回懷裡。

久違的軟軟溫溫的懷抱….海格進入了兩人(貓與他)的世界,親暱地用鼻尖蹭了蹭牠。

完全沒注意到剛剛被他認為是殺人犯的人,視線從頭到尾沒有離開過他。

「謝謝。」真的非常感謝他幫自己找回貓啊,但是充滿感謝的眼神稍縱即逝,馬上又被貓咪的身影所取代。

口中是道了謝,但海格完全沒有抬起頭來,眼中仍只有懷中的愛貓,甚至直接報著貓轉身要關門直接進入房子裡,他好久沒跟親愛的貓咪溫存了。

轉過身,一隻手捧著貓咪,用單手把門合上。

背著門的海格沒有聽到如期的喇叭鎖的咖咖聲。
嗯….好像卡住了….
不過老房子偶爾會卡住是正常的,他蠻不在意地加重了些力道,再關了一次。

耶?......又卡住?

怎麼會這樣?

海格狐疑的回頭看了一下地板,是不是踩腳墊卡住了門?

诶!!!!!!!!!!為什麼有半隻腳????

海格嚇了一跳,門外的人還沒走嗎?
難道他是抓了貓來,只是為了讓他開門製造熟人的假象?

不對不對,他要出手剛剛早就出手了。

那是還有什麼事嗎?他應該沒有寫會有尋貓獎金吧?

因為不知道是怎樣,海格身體躲在門後,開了門探出半個頭,順著鞋子看了上去,那之卡住門的腳果然是面具先生的腳。

請問有是事嗎?
他本來要說的,結果一個字都還沒說出口,對方見他開了門就直接踩進了他家。

「打擾囉!」他說。

「不會!」海格邊關門,邊自然地回道。



啊啊~~自己在說什麼東西,為什麼會順著他說話啊?




看著逕自走入他家客廳的隔壁鄰居的背影,海格的大腦有點混亂了起來。

怎麼這樣直接進他家裡?

該不會他其實是強盜吧?

不過….他是幫他找回貓的恩人耶,搞不好自己真的一直誤會他了。

而且自己是不是本來就應該請人家進來?

剛剛怎麼這麼沒禮貌地直接把人家關外面。

都是你啦,
海格有點氣的怪罪著懷裡的貓,都是你亂跑太久才被找到,害我太開心才失禮了。

雖然不常跟互動,但是這種人與人之間的禮貌自己還是知道的。

海格雖然還是覺得有點奇怪,但基於身為主人的禮儀,他還是先丟下了懷裡的貓咪,進了廚房倒了兩杯檸檬水,拿了一點點餅乾放在盤子上。

他出來的時候,面具先生果然已經坐在客廳裡等他了。

看來面具先生只是想當一下客人而已,海格有點放心了。但是他完全忘記考慮就” 當一下客人”是不是也很奇怪?

海格把水遞給他,他對著他笑了一下說了聲謝謝,然後喝了一口。

現在看了看,面具的臉好像沒這麼可怕了。海格靜靜地觀察著對桌的面具先生想。

不過進了家門為什麼不脫面具呢?

「我剛般來,住在你隔壁。」啊….這個我知道啊海格心裡想,但他的腦袋還在面具上打轉,完全沒注意到面具先生在跟他介紹自己。

「薩德克.阿德南。」蛤?什麼?腦袋忽然進去了一個奇怪的詞彙海格露出疑惑的面容。

「我的名字。」喔!他叫薩德克.阿德南…..他在自我介紹嗎?

「你呢?」耶!自己也要自我介紹嗎??

 海格原本完全沒有打算要近一步認識對方啊!怎麼會忽然進入自我介紹的階段….可是人家都開口了,不自我介紹自己很奇怪啊!

「…海格力斯.加布」雖然有點遲疑,海格還是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那以後可以稱呼你海格嗎?你叫我薩德克就可以了。」對方爽朗有善的說,讓海格有點不知所措,因為自己應該不會稱呼到他,或是被他叫到吧?過了今天兩個人就只是互相點頭的鄰居而已。

「都可以。」他聽到自己相較下沒什麼熱情地回道。

對方似乎感受到他的冷漠,或者是只是想吃ㄧ片餅乾,兩人陷入了小小的沉默,只剩下薩德克咬餅乾的清脆聲。而小小的沉默讓海格不安了起來,一不安他就想找他的貓。

左右看了一下,

沒有看到。

不會又跑走了吧!

海格站起了身,開始在他不是很大,但也不小的家裡找來找去。

就在他找的越來越緊張的時候,一個聲音忽然響起「找貓嗎?」,專心找貓的海格想也沒有地回了句「嗯!」。

「在這裡…」

「?」順著聲源找過去,他才發現原來還有人在他家裡,而且他剛剛自然不過地跟他對話。
不過他現在沒有心思去想為什麼,只是順著薩德克的手快速看去。

他的貓正在薩德克盤起的雙腿中間睡的前呼後仰,完全把他這個緊張的主人忘的一乾二淨。海格一碰到貓,海格的EQ完全被開根號了,他有點生氣的看著篡了他主人位的薩德克。

薩德克收到了他的眼神苦笑了一下。

「抱歉,前幾天牠跑來,我還以為是流浪貓,所以就把他當自己的貓養了。」

難怪這隻壞貓都不回家…想到自己被愛貓拋棄海格的鼻子有點酸酸的。

「我下午看到你的尋貓啟事,才知道這隻貓是你的。」
「我本來以為隔壁沒住人呢!」

然後因為怕人發現你養走了,所以就把我的啟事全部撕光光嗎?
海格眼裡加入了更多的忿怒,薩德克有點不解為什麼會忽然出現更多的敵意,但他還是說了下去。


「因為都找到了,所以想說順手幫你把那些啟事都撕ㄧ撕,不然到時候你還要去清。」
然後你最終還是良心發現地還…..耶?










「你承認你撕我的啟事?」

「嗯?」薩德克理所當然地點了頭,但覺得海格的「承認」用詞很怪。

「你撕啟事只是因為到時候我可以少清一點?」不是為了要把我的貓占為己有?

「…對啊!」有什麼奇怪的嗎?薩德克想。

唔…是這樣嗎?海格聽到他的回話又陷入了思考中。
薩德克看他沉默不語,再看了看時鐘。

是該回家的時間了。

薩德克抱起雙腿間睡地呼嚕呼嚕的貓走向海格。

「海格!」薩德克輕輕喚回他的思緒

「嗯?」薩德克把貓放到他手上。

只回了一半神的海格愣愣地望著他。

「謝謝你的招待,餅乾很好吃!」

「嗯…」薩德克要走了嗎?

「受了你的招待…明天你來我家吃晚餐吧!貓也可以一起帶來,我那裡還有一些貓罐頭。」薩德克寵溺地摸著海格懷中的貓。

「記得來喔!」薩德克將看貓的眼神轉向海格叮嚀道。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覺得薩德克的眼神還保留著像看貓那般寵溺地看著他。

門合上了,客人送走了,但留在腦中的疑問還很多…..

但….最要緊的疑問是…










他明天要真的要去塞德克家嗎?

4
午後陽光浸透皮膚那般把人溶進在熱氣與亮度中,坐在窗口邊的陰影下,一半陽光,一半風,陽光搖著搖籃,風哼著催眠曲,海格抵擋不住這樣的誘惑,慢慢的降下了眼皮。



 『…隔壁鄰居…是叫…薩….薩迪克…? 』



 原本應該馬上沉入夢境的腦袋,不知為何,在閉上演的那刻突然開始轉動了起來。混著睡意慢慢轉的腦袋,讓海格有時候搞不太清楚是夢,還是回憶。



『他為什麼…會進來我家呢?』



 想起了他的名字,就開始想到他的身影,那身影和自家室內一起出現的的畫面,讓他小小地皺了皺眉,這樣的畫面有點違和,自己家裡面出現了戴面具的陌生人。這種奇怪的場景怎麼看都像是闖空門。不過畫面中,他坐在自己正對面,似乎很開心的聊著天,



是夢嗎?

海格張了張眼睛確定自己還是醒的,然後又闔上眼睛。




『啊不…我昨天請他進來的…』



 釐清了那不是個夢,海格的回憶開始清晰了起來,他已經很久沒有回憶了,因為回憶總是帶來太多的情感,而他的單純會使他困濘於其中。


 情感還是一直在心中,但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不去動它、不去想它,這也許是一種消極的作法,

但.....何嘗不也是一種保護?






『我…請….他進來?』






『不對…』






『他…腳卡到了門…所以我開門?』







 海格的回想不但沒有解決問題,反而讓自己心中的問題越來越多。


 因為昨天找貓,找回貓,薩迪克出現都來的太過突然,他完全沒有思考其中奇怪之處,而今想起來,有些地方真讓自己困惑到了極點,不只是薩德克,還有自己的行為。




自己為什麼要讓他進來…還拿餅乾招待他?





因為幫他幫自己找回貓嗎?







『貓很喜歡他,所以我不…喜歡他…』



 他雖然幫自己找回貓,但是也奪走他主人的地位,這點讓海格非常無法高興起來。



 回想到昨天貓安然地躺在他腿上的景象,閉著眼的海格忍不住皺了皺鼻頭。




 總覺得...自己好像很容易被他牽著鼻子走。




 他果然是罪犯,智慧型犯罪的罪犯。

 而且他要把他餵飽之後再殺掉來吃,貓咪不過是誘餌,





 好可怕…





 想到這,海格小小地翻了身,往光源地方湊去。



 深深吸一口氣…



 他喜歡陽光的味道,尤其是在悠閒的午後。





 雖然應該算是得到了結論,換了個姿勢準備忘記所有好好的睡上一覺,但腦袋還是不由自主地轉了起來。




『面具下的臉到底是什麼樣子呢…』





 面具的覆蓋下,唯一露出來的只有雙眼和薄唇。

 異國情調的琥珀色瞳,像是酒杯裡醇美的甜酒,光線的灑落,酒面剔透地映著自己的倒影。



 忽然有種好熟悉…好熟悉的感覺….



 好像曾經看過這樣的眼睛。






 唔…想不起來。


 海格有點懊惱。



『想起來了又如何呢?』

 海格反問自己。




 


 可能.......





 只是因為好奇…


 好奇那種漾在心理說不出的熟悉感,





 薩迪克踏進他的家門好像是一見很自然的事,像是發生過太多次,變成一種習慣的那種自然。而他走進客廳的身影也一點都不突兀,就像他早已經來過很多次那樣……難道...




 不是新鄰居嗎?






『…小麥色的皮膚…嗯…..』



 …有印象



 

很模糊………很模糊………………..






但....的確有那個印象。
























………好想睡。


-TBC-
APH中長篇 | 留言:1 | 引用:0 |
<<【APH/露中】最浪漫的事 | 主頁 | 再也不出一人場了=..=>>

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2014-07-08 Tue 01:54 | |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