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廢大師

【APH/露中】蠶食鯨吞



我寫的第一篇露中。 KISS有,歷史背景有。







「我說王耀,所謂的禮儀你應該懂吧?」亞瑟低頭啜了一口正宗伯爵紅茶。

「哥哥我千里迢迢繞了半個地球來你家作客,總要帶點什麼回去吧?」法蘭斯環視了室內一下,皺了一下眉,似乎想起剛經過院子時看到的不土氣的東西,才勉為其難的對王耀笑了笑。

王耀抱著手上的貓熊,苦惱地盯著兩位不速之客。
他就知道,總是在吵架的法蘭斯和亞瑟這次竟然一起來鐵定沒好事。
上次兩位忽然出現在他家門前小河的對岸時,他就應該要有警覺了啊。
他竟然還拉著熊貓跟他們揮揮手。

結果呢?

這次兩人手拉手直接逛的他的花園一圈後,就進了他家客廳當起客人來了。還非常悠閒的喝起下午茶,當然法蘭斯仍不敢恭維來自亞瑟的ス-コン。

剛剛為了阻止亞瑟法蘭的到來,王耀早就花盡了心力,雖然阻止的時間很短,但是身為四千歲的老人,為這一點點在英法眼中毫無力量的阻止花費了相當多的精力。

老實說在一手帶大了身邊幾個小鬼後,才安然入睡了不一會兒的他又被突然冒出的一推小鬼吵醒,跟這些新小鬼打交道尤其疲憊。

「請加送我園子裡的華麗雕像。」
「欸一人一半!」
「那太重了哥哥我搬多一點。」
「駁回!」

王耀看著面前又開始吵起來的亞瑟和法蘭斯,無奈地在心理吶喊道
「12生肖明明是我家的阿嚕…」
欲哭無淚地王耀又想起吉蒂懷抱,伸出手往身側探去,那個他平常放置吉蒂的地方。

疑!溫溫的觸感!

王耀驚恐的轉過頭,嚇一跳的他的手仍握著那溫熱的源頭。
他的吉蒂則正坐在某人的懷中,順著圍巾向上攀升的視線,越過領扣,脖子,對上伊凡人畜無害的微笑。
王耀錯愕的說不出話,倒是伊凡毫不驚訝地用一貫溫柔的紫眸回望他。

「耀你看起來氣色不錯喔!」伊凡敦厚地說出完全不符之那慘白面色的話。

又轉頭看向亞瑟和法蘭斯,不知是不是王耀的錯覺,伊凡臉上的笑容似乎又加深了些。

「亞瑟和法蘭斯也很有元氣呢!」
吵的不可開交的亞瑟和法蘭斯被突如其來第四者的聲音嚇了一跳。

….是如此「熟悉」的溫和。

兩個人難得有默契的同時轉向了聲源齊聲喊道
「伊凡!」
「伊凡!」

「看到你們熱熱鬧鬧地真好…」伊凡邊說邊起身。「啊….天氣真好!」伸了個懶腰往日光充足的窗口走去,向外望了望。

此時從驚嚇中稍稍回過神的三人心中早已進入同樣的單一問題的迴圈….
他什麼時候進來的?他什麼時候進來的?他什麼時候進來的?他什麼時候進來的?他什麼時候進來的?他什麼時候進來的?他什麼時候進來的?他什麼時候進來的?他什麼時候進來的?他什麼時候進來的?

尤其是王耀,伊凡就這樣大剌剌地做在他旁邊他也沒察覺到….

「亞瑟…」欣賞了好一會兒王耀家日光下受英法摧殘頗殘破的庭院,在窗邊的伊凡似乎想起什麼,側過臉和氣叫著亞瑟。

光線灑著他的側臉,暖光圍繞著他的身軀,瞇著眼,溫暖的笑容掛在他的臉上。

「阿爾剛剛打給我問我你在哪裡耶…」半瞇的眼睛似乎在享受日光,依然溫和的語調卻講著威脅的句子。

聽到阿爾,亞瑟不由的打了個寒顫。

「我當然是在我家阿….」亞瑟趕忙放開高扯法蘭斯領子的雙手,打開軍旅包,把餐桌上所有來自他家的東西通通掃了進去。

「我也是這麼跟他說的呢!」伊凡微笑著輕輕的點了點頭。

「啊…法蘭斯…亞瑟要走了耶,你覺得你一個人回去會不會有點危險啊?」伊凡露出一副替他擔憂的表情。

「才不…. 噢你幹麻啦!」
法蘭斯要說才不會說到一半,被亞瑟肘擊了腰側,他瞪了粗眉毛一眼,礙眼的粗眉毛正對著他小小地擠眉弄眼著,法蘭斯順著亞瑟擠眉弄眼的方向,一臉狐疑看向伊凡,就一眼,法蘭斯馬上也提起自己的華麗軍用包開始收拾。

背著光的伊凡看不見表情,但沒看到肯定比看到好。

看不見椅背後窗台旁的伊凡,看見趕忙收拾的亞瑟和法蘭斯,王耀抱著吉蒂小小鬆了一口氣,但仍不確定的問道「那個…都要走啦阿嚕。」

「對!」
「對!」

英法又一次很有默契的先飄了一眼伊凡,馬上回了單音節的肯定句。

碰!

大門被匆忙地關上。

門一關王耀完全放鬆了一下來,閉著眼倒回椅背上,似乎完全忘記自家客廳還有一位不速之客。

「耀,我幫你把他們都趕走了呢!」伊凡站在椅背斜後,手掌無聲無息的撫上王耀的臉頰。
王耀在次驚嚇的同時,這才想起伊凡還在他家。

伊凡這鄰居人真好,幫我把那兩個麻煩鬼給趕跑了。王耀放鬆的想。

王耀毫無戒心的睜開他的墨瞳,直視著俯視著他的紫珀。
「謝謝你阿嚕!」
伊凡掌心撫著的面頰暈出一點淡紅,王耀微笑而牽動的嘴角豪不隱藏的顯露在他面前。一股暖流注進心底,伊凡愣了一下,他沒想到王耀會在他面前露出如此真誠的笑容。

不過他馬上又換回平常從容的微笑,回到他的「初衷」。

「那我的謝禮呢?」

「呃…什麼謝禮???….」
王耀現在開始覺得情況不太對勁了,視線開始游移,移了移身子,想拉開跟伊凡的距離,好製造多一點逃跑的空間。

臉頰才剛慶幸脫離了伊凡的手掌,他的下顎旋即被扣住,用力的扳起,連喊疼的時間都不給他,伊凡欠身封住了他的口,舌尖攻陷的唇,在他的唇齒間肆虐。

一個深長的吻。

仰著頸,王耀毫無抵抗的只能吞下自己和伊凡分不清彼此的唾液,伊凡不斷挑逗著他的舌,像是連他的靈魂都要奪走那般的吸吮著他。

「伊…不….」

好不容易他的口可以溢出一絲喘息,他無力地抗拒著伊凡探入領口大手,粗糙的指腹輕輕撫過他的敏感的肌膚,時輕時重地揉捏著他的乳尖。

「嗯…」
王耀不由自主的發出鼻腔的小小共鳴,手原本是拉住伊凡那隻在自己胸前不規則的手,也慢慢變成無力地扣在伊凡的手腕上,像是鼓勵著他的行為那般。

在空氣中他與伊凡的唇間拉出一條纏綿的銀絲。
已恢復平靜的伊凡,看著因挑逗仍雙眼渙散王耀,露出一貫的笑容,或許有參入一些不為人知的寵溺。
伊凡用手指壓著手腕處的袖子,輕拂過王耀的嘴角,擦掉因激吻而留下的口水痕。

「今天就先這樣吧!」


「先一部份就好。」
伊凡溫和地微笑著。

----------------------------------------

黃金的向日葵花田,在朝陽沐浴下,花瓣上晨露點點閃爍著。

王耀趁著早上日光還不算烈的時候,動身前往花園好好的整理了一翻。已經長到1.5尺左右高的向日葵幾乎完全淹沒他了,他行走在向日葵間就只露出個額頭,彎下腰整理時更不用說了,整個人被花給滅頂了。

「今天的天氣真好アル。」

王耀直起腰身,用手抹去正化落臉旁的一低汗珠,抬頭看了看越來越接近正頭頂的太陽。
一陣風吹來,吹起了黃金色的花浪,一波又一波的向他襲來。
看著自已院子一整片的向日葵,王耀不禁露出小小的微笑。

當初亞瑟和法蘭斯豪不留情大肆破壞一番的庭院,如今被欣欣向榮的向日花田所取代。

這片花田是某人給他的。想到這王耀的心頭甜甜暖暖了起來。

看著向日葵花出神了好一會兒,他猛然發現自己想伊凡想出了神,還把面前的花看出了伊凡的臉,甚至還想起了那個霸道的吻。羞窘的他用力地搖了搖頭,拍拍悄悄染上紅暈的面頰。

「才不是想他…是他強迫我種的才對アル。」

忘記剛剛正在整理土堆,用沾了些土的手拍臉,使得灰頭土臉王耀的看起來又更笨拙了。但是他自己沒有發現。

眼見太陽越來越大,王耀收拾完東西準備進屋去。
一個轉身,王耀還不知道自己踢到或是卡到了什麼東西,只知道身後本來不會有絆倒他的物體,一個重心不穩,腳先扭了一下後,重重地摔了出去,什麼鏟子啊!澆花的水管飛了滿天。

「唔…好痛喔アル」趴在地上的王耀,眼眶中轉著豆大的淚珠,用手揉了揉和地面親吻又擦破皮的下巴。

「可惡!到底是什麼東西啦アル!」
莫名奇妙被絆了一跤生氣的坐了起來,打算把那個絆倒他的東西看個清楚。起身一看,一塊和他小腿差不多高的石碑立在他面前,而那個正是絆倒他的元兇。碑體上課有兩種文字,雖然一種他看不太懂不過他也知道那是某人的文字,另外一種他倒是辨認的清清楚楚。

『從這裡開始都是屬於伊凡的!』 那塊碑上如是說。



這裡明明就是他家的庭園,哪裡是伊凡的?王耀生氣地瞪著那塊碑。


「伊凡!你這個混蛋アル。」氣到發抖的王耀,忍不住將罵在心裡的句子說了出來。反正伊凡也不在附近,偷罵一下他也不會被怎樣。


「唉呀!耀你在想我?」 诶诶?!聲音從上方傳來!


王耀猛地往上頭一看,伊凡正站在他的身後,俯視著坐在地上一臉狼狽的自己,露出一貫的微笑。

噢不!!他不會聽到了吧?王耀呆看著著他的笑臉越想越毛。
不對!這本來就是他的錯,怎麼可以偷偷在他家院子立這什麼鬼碑。定心一想,王耀覺得自己可以理直氣壯的生氣。

「你怎麼可以把界碑偷搬到這裡來アル?」

「啊?耀君記憶真不好,碑本來就是在這裡的呀!」伊凡一臉無辜的說。

「你亂講!!!明明就是你剛搬過來的アル!」自己一直坐在地上少了一點興師問罪的氣勢,王耀忿忿地要站起身,就算有身高差,好歹也比坐在地上來的好。

見到伊凡不認帳,有些氣昏頭的王耀,完全忘記他剛剛摔倒的瞬間,腳踝還順便被用力的扭了一下。只是記得一邊迴身面向伊凡,一邊手腳併用地想迅速站起身。

被他使力一站的腳踝發出的嚴重的抗議,狠狠地讓他痛了一下,

「嗚!好疼!」眼角又再度迸出淚光,蹙著眉,呻吟的語句脫口而出。

更慘的是,本來要支撐他站起來的腳,正是那隻受傷的腳,一痛之下,王耀反射性地把重心移開那隻腳,好死不死另一之腳還沒站穩,「砰!」的一聲,王耀又再次重心不穩的向前撲去,不過這次沒有再跟地板相親相愛,而是穩穩地跌到伊凡懷裡。

厚重的外套像個軟墊接住他的身體,屬於伊凡特有的氣味包覆著他。

「今天耀是如此的熱情呢!」伊凡豪不客氣的用雙臂圈起投懷送抱的小人兒。
聽到這個王耀埋在外套裡的小臉脹紅了起來,一方面是因為伊凡的懷抱的溫度,另一方面是自己很丟臉地跌在本來要審問的犯人身上。

「才沒有,是你偷搬界碑害我扭到腳了啦アル」王耀沒有離開伊凡的懷抱,因為了伊凡的支
撐他會站的很辛苦,但是他也沒有抬起臉,因為不想要讓伊凡看到自己紅的像顆番茄的臉。所以,只能維持原本不情願地圈著伊凡的腰的姿勢悶氣地說

「你要負責アル!」快把這鬼東西搬回去!

「沒問題。」伊凡邊說邊微微地蹲了下來。

「诶?」伊凡什麼時候變的這麼爽快?王耀話都還沒想完,被自己忽然離了地的雙腳嚇了一大跳。「你幹麻?放我下來アル!」被攔腰扛在肩上的王耀生氣地敲著伊凡的背,但是他不敢動太大,因為從180幾公分直接墜落可不是件好玩的事。

「負責啊!」竟然要用好像很誠懇的口吻說這種話!你哪裡有負責アル,王耀雖然看不到伊凡表情,但他完全可以想像那張裡外不合的笑臉。

「要負責就把碑搬回去啦アル!」

「嗯不是害你腳受傷了?」伊凡手扶自己肩上王耀的腰際,逕自往房子走去。


大聲地說話把肚子的氣都放掉了,王耀整個重量都集中在肚子上,再加上伊凡又一直走,像隻待載的小豬被扛在肩上真的很不舒服。「嗚…肚子壓的好痛啦……快放我下來アル!」

咻!的一聲。
失重力帶來的不安全感使王耀下意識張開小口準備叫喊,話都還沒說出口,一仰頸,就見到伊凡正用著微笑對著自己。就在那四目交接的一瞬間,王耀感覺到自己心臟噗通噗通跳的聲音蓋過了世界的一切,彷彿世界上就只剩他們兩人和這一片陽光育潤的向日葵的金色世界。


「你不圈好我的脖子可能會掉下去喔!」蛤?他王耀的耳朵似乎聽進了一些不中聽的話。
說完,看王耀沒反應,伊凡故意鬆了鬆手,讓懷中的王耀滑落了幾公分。
大夢初醒的王耀被忽然這麼一玩,飛快地摟上了伊凡的頸子,整個人死死地貼在伊凡的胸前。

「コルコルコル…」
可惡!幹麻笑!!


等等?自己在幹麻?
自己現在不會是很丟臉的被公主抱?然後又很不知恥的死命抱著伊凡的脖子吧?

忽然想到這王耀整個僵住了。當然他還是僵在公主抱加摟腰的情形。當然在王耀僵住的時候,伊凡仍繼續往耀家前進。


唔…怎麼會這樣アル! 他該怎麼辦呢? 王耀邊想腳踝邊隱隱作痛著。

嗯…伊凡好像沒有多說什麼耶,而且這也是他家的方向,搞不好他真的是要負責。雖然經驗告訴他這是不可能的事。

不知道抱著他的伊凡在想寫什麼,王耀忍不住偷偷瞄他了幾眼。伊凡的表情跟平常沒什麼兩樣,也沒有在欺負自己,也許伊凡真的只是要帶自己回去而已。

因為自己腳走不了,又被公主抱下不了台的王耀,決定說服自己就這樣相信伊凡是『好意』。

有些放了心的耀,將臉湊近了伊凡的圍巾,溫溫軟軟的觸感,雖然抱久了有點熱,不過累了一個上午的他,還是將臉稍稍埋在圍巾,輕輕地闔上眼。




因此,他完全沒有看到自己家門旁也被立了一模一樣的石碑。





『從這裡開始都是屬於伊凡的!』 




那塊碑上也如是說。


==============
APH短篇 | 留言:2 | 引用:0 |
<<PF12小野坂大愛> 3 | 主頁 | 【APH/露中】咒語>>

留言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10-04-11 Sun 00:55 | | [ 編輯 ]
第一句話到底代表我的NINICOS的很成功,還是表示我NINI寫的很不成功阿XDDDD

哈哈被說有臨場感實在太好了>\<
我寫這篇應該想的蠻完整才寫的吧...印象中
其它大概就沒這麼好了囧....

小露小時候太悲慘又長大的太快所以就是這麼彆扭囉!
不管是在歷/史上還是在APH裡都是超多面具的^p^

你喜歡真是太好囉>W<
其實我寫的文幾乎都偏甜...
下次挑戰抖s(不可能)

2010-04-12 Mon 00:04 | URL | 鳩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