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廢大師

【APH/露中】咒語


「英國法國的都一直欺負我アル…」


王耀抱著膝蓋蜷曲在沙發上,把頭埋在兩個膝蓋中間,他試圖去忽略空蕩蕩的大屋。原本應該熱熱鬧鬧的大屋,不知何時,變成真空了般毫無聲息。牆壁上還留有英法爭奪的痕跡,菊的刀痕,腦中還不停盤旋著香港沉靜的雙眸,和灣妹不服輸的淚痕。


「耀君,你在哭嗎?」伊凡在沙發的另一頭坐下,他的重量讓柔軟的沙發稍稍往那邊陷落。


「才沒有アル!」王耀努力藏著聲音中的哽咽。


「耀君不甘心,我可以幫你喔!」雖然王耀的小臉還是埋在雙膝間看不到,但是只要聽到這樣熟悉的語調,伊凡的笑容很自然的就會浮現在腦海中。
雖然依照經驗,王耀不是很相信伊凡的笑容以及友善的幫助,但是無人可問的情形下,的確應該聽聽伊凡有什麼好建議,他不想再這樣被欺負了。

 想到這,王耀把臉轉向了旁邊的伊凡。


「怎麼幫アル?」


 紅紅的鼻頭,水水的眼眸,王耀臉上露出的一切的一切都在向伊凡說自己剛剛哭過,不過他不會承認,更不可能在其他人面前表露。但為什麼他會轉過頭露出臉?是因為他現在有更重要的事,他要變強,所以不介意現在露出軟弱的一面給伊凡看。


 至少王耀是這麼告訴自己的。

 
 伊凡輕輕的笑,他喜歡耀的倔強,更喜歡耀在他面前露出軟弱的一面。其實他很意外,王耀會讓自己看到他現在的臉。伊凡知道王耀的一身傲骨,再怎麼被欺負都咬緊牙根,就連送走最心愛的弟妹,也不讓人看到流出任何一滴眼淚。只有四下無人的時候,才能窺探到王耀的柔,而這樣的柔,只有自己能看到,這是他伊凡的特權,因為只有自己的視線無時無刻離不開他。


「語言,耀君若會了各國的語言,就能拿到第一手的消息,這很重要喔!」伊凡用紫眸映著王耀的狐疑,用微笑說服著他相信。



…語言,要學那種南蠻嚼舌之語アル?


 向來只有別人學他的語言,沒有打算學別人語言的王耀內心有點掙扎。但是,伊凡說的也很有道理,那些國家都拿一些什麼鬼畫符的東西叫他簽名,簽完名之後就理所當然的把他家的小孩通通帶走,雖然有翻譯一份他看的懂得,但是總覺得不甚安心。



「教我英文嗎アル?」英國最早來打他,要討的帳最多,先學英文好了アル。


「我不會英文耶!」

 王耀聽到伊凡這麼說,不由得露出不信任的目光,他直覺告訴他伊凡再那邊打滾那麼久,肯定是會英文的,但是看著伊凡純真又抱歉的眼神,王耀瞬間覺得自己怎麼可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摸摸鼻子,再換一種。


「法語嗎アル?」法文總該會了吧,聽說伊凡的舊家很多家具都是法國來的,交流那麼頻繁應該是會講法文的。


「還是不會耶!」這次伊凡露出的是微笑。

「德文アル?」

「不會!」

「義大利アル?」

「不會!」

「你全部都不會要怎麼教我…你又騙我アル!」

 伊凡一直露著笑回答自己不會,讓王耀覺得自己又再度被耍著玩了,伊凡根本只打算給他個希望然後讓他直接失望,王耀換了個坐姿,盤腿面對著伊凡坐在沙發上,忿忿地瞪著掛著笑臉的伊凡。

「耀君…你真是太傷我的心了,你都不問俄文…」


王耀聽聞愣了一下。
對呀…自己怎麼沒有問俄文?
這樣好像他不重視伊凡,伊凡還這麼好心要幫他,真是太過意不去了。

 王耀完全忘記伊凡先前的說詞,照伊凡的說法,伊凡應該不會希望王耀懂俄文,這樣簽約時也比較方便動手腳,雖然伊凡常常佯裝成好鄰居,但事實上他才是最覬覦王耀的人。


「呃…對!我最想學俄文アル!」王耀轉的有點硬,不過就算了。


「這樣表示你想多了解我嗎?耀君~~我好開心喔!」伊凡把手上的酒瓶收進口袋裡,空出雙手把閃躲不及的王耀摟進懷裡。


 「放開我アル!」因盤腿坐而直接栽入懷中的王耀小小地抗議著。臉上也悄悄爬上一層紅暈,不知是被伊凡的擁抱悶到了,還是因為伊凡的那句話讓王耀覺得很害羞。


 「コルコル…」王耀可以感受到伊凡因笑而起伏的胸膛,讓他覺得兩人之間的距離實在太近了。


 「快點教啦アル!」王耀推著伊凡。「好…」這次伊凡很乾脆地就鬆了手,意外地忽然離開了溫暖讓王耀的心瞬間空了一個洞。

 王耀有些被自己帳然若失的感覺嚇到,但他馬上合理的解釋了,這一定是因為他想起了弟妹的擁抱。



「先從日常對話練習起好了!」

「跟我念一次доброе утро。」



「多不了  …  拉,你唸太快了アル…」王耀皺了皺眉,他很努力要重複伊凡口中唸的東西,但是實在是太難發音了,伊凡又講的太順,什麼巴拉巴拉的一下就過去了。


「д о б р о е   у т р о」伊凡放慢了些速度再唸了一遍。

「多不了耶 烏特拉」

「嗯!這是早安。」

「多不了耶 烏特拉」念對了的王耀,也些開心地又重複唸了一次。



「下一個спасибо。」

「死吧死吧?」什麼死吧死吧怎麼這麼不吉利アル!

聽到他念什麼,伊凡搖了搖頭再唸了一遍「спасибо」

「西巴西巴~」見伊凡點了點頭,王耀知道自己的發音還算是可以,沒想到學語言也沒這麼困難。

「спасибо是謝謝的意思。」

「嗯!下一個アル!」


「пока」

「蛤?」

「по  ка  」

「帕   卡  ?」

「嗯…這個是再見的意思。」

「帕卡!」


「耀君學的蠻快的,可以學個長一點的了。」


「я тебя люблю」

 伊凡這次講的特別快,語調又很特別,似乎藏著北國濃厚如雪的情感,明明就比之前的幾個都還要長,這樣給伊凡一念又更難了,不知道從哪邊學起的王耀呆呆地望著伊凡。

「я 」

「呀 」


「т е б я」

「ㄉㄟ 樸呀?」

「т е б я」

「ㄉㄟ 樸勒伊呀」


「л ю б л ю」

「勒樸…油污?」

「л ю б л ю」

「……勒樸哩伊油污」


「я   т е б я   л ю б л ю」

「呀   ㄉㄟ 樸勒伊呀     勒樸哩伊油污」


「再一次。」伊凡點了點頭。


「呀 ㄉㄟ樸勒伊呀 勒樸哩伊油污」



「再一次。」



「я ㄉㄟ樸勒伊呀 勒樸哩伊油污」



「再一次。」又再一次?這句特別長所以要練習很多遍吧アル



「я тебя……勒樸哩伊油污…」伊凡定定地看著他,那種眼神,讓王耀有點不知該如何解讀。



「再說一次。」




「я  тебя  люблю」王耀這次將目光對上伊凡,他想知道伊凡掛著笑意的雙眼底下現在到底藏了什麼?所以他邊說,邊看,毫不保留地直直看進伊凡眼底。


 這樣的分新觀察伊凡動作,完全沒有影響他再說一次的表現,在伊凡的要求下,早就講順了的句子,就像魔咒般脫口而出,他還不知道句子的涵義,卻早就熟悉了語調,出了口的я тебя люблю早就已經不是單純的模仿,彷彿是王耀打從心底要表達的話語。

 伊凡的視線逃出王耀墨黑的瞳子,伸出一隻手捂上面頰,遮住了自己情不自禁露出的幸福的傻子笑容,他自己沒有想到,從王耀口中聽到自己再熟悉不過的語言,說這樣的話,對他的衝擊竟然這麼大,大到他無法控制自己的嘴角,還有爬上雙頰的紅潤。

 看著面前認真的盯著他看的小人兒,黑色的長睫眨呀眨的,伊凡有種想把他揉進懷裡的衝動,一被子都不放開他。


「這句話你只能對我說。」伊凡在王耀的狐疑下再度定了定神情,恢復原本的笑容道。


「為什麼アル?」

「如果你的手不想往奇怪的地方彎去,就不要跟別人說這句話。」


「這個是咒語嗎アル?」就是說了就可以刀槍不入的那種之類的アル?


「咒語….. コルコル…可能是喔コル...」


耀,你說的真好,這是捆住心的咒語…


「那是什麼意思アル?」咒語也有意思的吧?


「不告訴你。」伊凡又瞇著眼笑了。

他一定再算計些什麼アル。王耀想。


 如果王耀知道了這句話的涵義,自己大概再也聽不到他講這句話了,所以,他一開始就不打算讓王耀知道。而這全部的好心的變強教學,其實都是為了想聽到王耀說這句話…自己真的病的不輕呢!


「不行!你要告訴我アル!」

「啊啊!我該走了。」伊凡無視王耀的要求,準備要站起身。


「喂!說完才可以走アル!」王耀見準備起身的伊凡,趕忙圈抱住他的手。

 跌回沙發上的伊凡一轉頭,就看見氣鼓鼓著面頰的王耀,一副絕不認輸的樣子由下往上瞪著他看,紅著臉因為生氣也因為抱著伊凡手臂的害羞。

 伊凡沒有反抗,也沒有給他答案,只是越來越放大的臉,把伊凡的意圖表露無疑。

 當王耀要逃離的瞬間,伊凡的唇瓣已經貼上了自己的,彷彿兩人唇瓣本來就該服貼在一起般,沒有一絲縫隙。王耀抿緊了自己的雙唇,沒想到這次伊凡和往常不同,給他的是一個柔柔的吻,沒有肆虐又狂亂的舌尖,沒有侵略的氣息,只有如同壓印般承諾的吻。


「я тебя люблю 耀」

 吻一離開,這句話就飄進耳裡,伊凡還靠自己很近很近,舌尖在齒間的移動,和伴隨字句的溫熱的氣息,王耀都感覺的一清二楚。

 呢喃、低沉….



「пока」


啊...什麼?

啊!是再見

王耀還記得自己剛剛有學過。




伊凡趁他不注意時丟下了這句話就離開了,所以他還是不知道я тебя люблю的意思,

可惡アル!

沒關係,應該有人知道,下次會議上再問問吧!




美國?




不知道。




英國?




不知道。




法國?




不知道。


同盟國的大國都問完了,還有誰會知道呢?



希臘君剛好醒了,問問看他碰碰運氣吧!



「希臘君,я тебя люблю,是什麼意思アル?」


剛睡醒的希臘迷糊地看著王耀。



王耀不死心又再問了一次。

「я тебя люблю」

「是什麼意思アル?」


 好奇怪アル,面不改色的希臘聽完他的問題竟然紅了臉。


「你知道是什麼意思吧アル?」看到這個情形,王耀想起了希臘有去過伊凡家過。


 不一會兒,

 希臘恢復了平靜地點了點頭「嗯!」。


「快告訴我アル!」哼!伊凡你太小看我了,你不說我還是查的出來的アル。


 希臘比了比手勢,示意他蹲下來點,附在他耳邊低聲說了這句話的涵義。


 現在,他知道,為什麼希臘剛剛會臉紅了。


 而現在自己的雙頰就像熟透了的柿子那般紅,跟希臘剛的微紅簡直小巫見大巫。

 王耀用兩隻手撫上面頰,熱熱的溫度從袖子透到手掌心。



 伊凡這壞傢伙竟然拐他說說…說這種丟臉的話,而且自己還說了這麼多次,

 真是太過分了アル!

 回想起昨天伊凡教他說俄文的過程,王耀整個就害羞的想馬上找個洞把自己埋起來。


「я   т е б я   л ю б л ю」
「呀   ㄉㄟ 樸勒伊呀     勒樸哩伊油污」
「再說一次。」


 想著想著,

 
 羞窘中的大腦,忽然擠進一句話,是伊凡最後低沉的一聲呢喃。


 任何關於昨天的回憶,本來都只會加深羞窘的程度,但這句卻足以讓一切腦袋中的回憶暫時停擺。

 
 王耀愣了愣,再想過一遍的瞬間,訝異與幸福充塞於心中,小臉又再加溫了不少,燒的頭頂都要冒煙了,不是因為羞窘,而是因為害羞與幸福的漩渦。


 


  片刻留於永恆的咒語。















 「я тебя люблю 耀」

 「我愛你 耀」



APH短篇 | 留言:0 | 引用:0 |
<<【APH/露中】蠶食鯨吞 | 主頁 |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