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廢大師

[歷史]秦思 (壹)




故詬莫大於卑賤,而悲莫大於窮困。






燭火殘光搖曳,透映過窗櫺,將鏤花剪影壓印在回廊的地板上。原已漆黑的臥房,再次被挑起的燭蕊,而有了光影,這是屋內之人復醒的信息。溫熱的空間裡飄散著淡淡的腥氣和汗水的溫度,滿室充斥著激情後曖昧餘韻。


「不如今日就別回去了。」

回應他的只有兮兮簌簌地穿衣聲。




呂不韋側身躺在軟榻上,幾乎全開的衣襟,露出點點汗水的胸膛,完全不遮掩剛剛歡情後的痕跡。他用手支撐著頭,雙眼意猶未盡的審視著自己的傑作-爬滿李斯白皙背脊上、腰側的點點紅痕。那纖細的腰身剛還在他身下不停的乞求著,這會兒,話也不回六親不認了?

就好像他呂不韋是個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妓女。想到這他臉上不禁露出一絲冷笑,高挺的鼻樑下成弧形的薄唇,雖是冷笑卻散發著邪魅而誘人的氣息。


更衣聲代替了李斯的回應,一如往昔,他勉強地彎腰一一拾起起掉落在地上的褻褲、內襯、外袍,背對著床榻,將衣
服一件一件緩慢地穿回身上。衣服與皮膚的滑合慢地誘人,但他並沒有誘惑意思,尤其在他骨頭都快散了的時候,動作會如此緩慢,一方面是因為他身體不容許他做出太大的動作,另一方面,面對呂不韋的視線,李斯已經習慣到從容,不害臊當然也不急著穿衣服。


呂不韋慵懶的躺在床上,瞧李斯用微顫的雙腿勉強地行走,李斯越堅持完事後要離去,他就越盡興的操他。他知道這鄉下小子要什麼,他要的他會給,相對的,他要的他也不能說不。呂不韋得意地看李斯用著顫抖的手繫上腰帶的孱弱背影。


衣服整好了,但青絲仍散亂地落在背後,李斯用手攏了攏髮絲,將之束成一束,紮起來的頭髮,露出被黑髮相襯下特別白淨的後頸,束好了頭髮,李斯拿起几上的纓冠,帶回頭上,調整了一下,讓他如同脫下前那般端正。
雖然是無人的夜晚,但他的衣著還是必須要帶給他尊嚴。


一切都打理完畢後,他轉身走向門口,正要推門而出時,呂不韋出聲叫住了他。


「我給的你還滿意嗎?」呂不韋故意用有些戲謔的口吻。


李斯當然知道呂不韋暗示著他李斯剛剛侍寢的屈辱,也更知道呂不韋不會這麼無聊叫住他只為開他玩笑,他要問的正是他最近把自己薦給當今小秦王做伴之事。


仲父只能做如此提拔嘛?…李斯心理一陣冷笑。



「大人裁量下所行,斯當受益。」

李斯側過臉,恭敬地回應道,未等呂不韋再次回應,李斯推了門,告別了這個僅止於社交應對的空間。
歷史同人 | 留言:0 | 引用:0 |
<<[APH/日中/露中/日灣]賀 庚寅端午 | 主頁 | [歷史/嬴政X李斯]秦思>>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