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廢大師

[歷史/嬴政X李斯]秦思

楔子


跪在庶民們的注視下,沙土的地隔著薄透的囚褲摩紅了他的膝,雙手被無從反抗地緊捆在身後。
 
台上開始大聲的宣示他的種種罪狀,是真是偽,他的大腦早已不想去判斷,他最清楚,有權,說是真就是真。
 
抑揚頓挫拔高拔亮的語調,在他耳裡沒有頻率,沒有高低,沒有激情,他心如一潭死水,早已激不起任何漣漪。
他只是雙眼空洞地望著前方。

「跪下!」


粗氣的吆嚇聲伴隨著一旁雙膝重重地著地聲響起。
這一震,震起了塵土,磨蝕著他乾澀的雙眸。
他不用轉頭,不用用他模糊的視線對焦,他清楚的知道,跪在他旁邊的是他的兒。

他也知道,兒的陪葬,只是個開端。

大風一颳春起了更多沙塵,刺激著他的淚腺。
他毫無攔截地讓淚滴滑出了眼眶,順流過面頰上大大小小的皺紋。

流著淚卻面無表情的他,用空洞的雙眼直視著前方。
沒有悲傷,沒有憤怒,有的只是眼淚。

行刑的前一刻,他抬起稍稍被鬆綁的雙手,不知是因害怕死亡還是因為衰老而顫抖的手,執起一旁兒子的手。
當視線對上時,他試圖忽視來自兒子眼中的怨恨、怒意、哀怨、不解,用空洞毫無感覺的容下一切。

「你還記得小時候爹牽著你的手,同小黃狗追逐野兔的情景嗎…..」

彷彿回到從前,他拉著兒子的手,視線向前望去,就像在盯著不遠處的那隻靈動的野兔。倏地,他怔了一下,同當時般因忽然看到什麼東西而怔住。他猜測著慢慢由地板抬起目光。
看清前物的瞬間,他僵住,所有氣息都屏凝。
眼中所映入的容顏、身影皆震懾他,砰打的他的心。
因為他是王,他的王。
正如同一路以來自己不斷告誡、警惕著自己,
他不會是誰,他是王……

他透著逐漸模糊的雙眼看王的神情……
他曾看清的面容,曾用掌心仔細摩繪的眼,曾用手指輕滑過的唇……都看不清。
「……一切都不復在了。」
他淡漠地放下兒子的手,闔上眼,任由一滴淚滑落在眾人的視線中。沒有人見的著他眼底的歉疚、懊悔、矛盾、不捨……
不過這樣也好,因為就連他自己也不讓自己看到。

斬!

血泊暈染地面,溫溫熱熱地沁近他的薄衣,彷彿置身於溫暖的懷抱之中。劇痛自腰椎陣陣傳遍全身。他感覺到自己因痛而不可停止的顫抖者,泛白無血色的雙唇流洩出因痛而發出的細碎呻吟和喘息。


直到…

他無力在撐起眼皮…
越來越沉重的眼簾慢慢降下…
心中揮之不去的人影早已糢糊不復在。


倒在地板上的他,用盡最後一點力氣再度撐起眼皮,想要掙扎著再一次能看清王的神情,依稀映入眼簾的,卻只是一隻老鼠,在街道中流竄的乾癟老鼠。

這個情景,那隻乾癟的老鼠,正是在嘲諷著他的起點。

是的…他什麼也不是…

但…這也是他自己選擇的…不是嗎?

斷然,他闔上了眼…

就讓一切歸於寂黑。

歷史同人 | 留言:0 |
<<[歷史]秦思 (壹) | 主頁 | 【APH/丁諾】Ja,vi elsker >>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