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廢大師

【APH/露中】最浪漫的事

露中ONLY 開催賀文
2011露中ONLY公式站




一 最浪漫的事 一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

  一路上收藏點點滴滴的歡笑

  留到以後坐著搖椅慢慢聊




  「吶….老伴….」伊万臉上有著老爺爺的白色假鬍子,眼睛半瞇著舒適的躺在藤椅上,緩緩地搖著,竹籐的搖椅聲規律地發響著,彷彿一首安眠曲般的頻率,午後的暖陽也讓人曬的軟綿綿地。王耀刻意壓低了嗓音,像是老了60歲般的沙啞回應


「……什麼啊…」

  

風輕輕地吹過,沒有任何一聲回應,只有傳來伊万彷彿打呼的聲音。


搞什麼?叫了別人又不講話?

 

「欸你說話啊?」

王耀有些不滿地做直了身體。


  伊万慢慢地轉向王耀的方向,露出有點擔心的臉,用氣音好心地提醒王耀「老人說話不會這麼有元氣,還有背不可以坐直。」邊說還邊指了指王耀和藤椅間的空位。


  「喔喔……」被這樣偷偷地提醒,就像平常人被說石門水庫沒有關時相同的反應,當然是馬上改進囉!王耀也沒多想,乖乖地倒回椅子上去。


「我說…你說話啊?」

 
  「……」伊万完全沒有理會王耀。

 
  「……」好吧!伊万現在是個耳背又愛睡的老頭……王耀忍著怒氣,開始說服自己入戲。


  = = = = = = =
 
 
  十分鐘前的自己明明還在辦公桌前,振筆疾書、憂國憂民。

  最近啊!不知道出了什麼毛病.....

  一下子北邊黃沙滾滾,大白天的伸手只見黃指,小灣說擤鼻涕破壞了她的淑女氣質要我負責賠償她;阿勇的船沉了又懷疑到兄弟頭上,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一詩才送過去安撫他,又被他要智慧財產權賠償,說這詩是他家的?家外之事紛擾不休就算了,家內西南角滴水不見,地板都快列到核心了,還找不著上司。

  王耀因壓力縐成一團的苦悶小臉,在聽到開門聲時,原以為是上司良心發現,露出鬆了一口氣的笑容,沒想到有朋自遠方來,伊万露出愉悅的笑容站在門口,手上還拿著向日葵……


  那畫面…..

  乍看之下是多麼的…..友善呀….


  
  「小耀,我來找你玩了!」看見王耀臉上明顯僵掉的笑容,伊万又更愉快了些。


  當然看到小耀就已經很開心了。
  
  伊万一直覺得小耀著個名子取的真好,每次看到他,就像看到雪地中的暖陽一樣令他著迷。


  三朵向日葵被遞到王耀眼前,看根部還粘著土,王耀一下就知道那是從自己院子裡拔的,萬事煩心的王耀沒好氣地接過向日葵,插在旁邊的大花瓶裡「好了!謝謝你的花。」沒看伊万一眼,王耀逕自坐回位子上,準備繼續公事,才剛低下頭,拿起筆……


  刷!的一聲。


  阿爾送來的重要文件就這樣消失在他的視線中。


  「伊万!」

  王耀不用看也知道是誰幹的好事。他憤怒地站起身,雙手壓著桌子,瞪視著伊万。

  伊万晃了晃手中的紙,紫色的牟子在掃到發件人時銳利了一下,但馬上又藏回那深不可測的牟子裡,繼續他一貫的微笑說「小耀陪我玩嘛!」

  「我很忙!」王耀伸長了手想討回伊万手上那張公文,無奈身高差距就是如此現實,王耀都快跪到大桌上了,伊万只是稍稍伸長了些手臂,王耀就怎麼也碰不到。


  「喂!還我啦啊嚕!」

  「跟我玩嘛?小耀。」伊万露出無辜的神情,像一隻大狗下垂著耳朵那般令人不捨。


  但……可別忘記,

  他高舉著的手可從來沒有放下過。



  這擺明了就是威脅他啊啊嚕!

  沒有別的辦法了!



  雖然很不甘願,但王耀也只能答應…..


  「好啦!要玩什麼啊嚕?」

========================
 
  所以,情形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根據伊万的說法,這是扮演老公公與老婆婆的遊戲。


  王耀還來不及問這遊戲到底有什麼意義,就被伊万戴上了鬍鬚,拉到長廊不知道何時出現的搖椅上坐著……


  「我是老人,伊万是是個耳背又愛睡的老人」

  王耀在心理默唸著,灰白的長鬚弄得他鼻子有些癢癢地,風吹的時候也拂搔著他的頸子,他若不這樣想,他下一刻就想結束著個無俚頭的遊戲。

  就在王耀說服自己,伊万現在是個耳背又愛睡的老人的第50遍,而伊万似乎還是在裝睡的時候,

  
  王耀終於忍不住了。


  「不玩了啦!」
  
  
  到底是要演給誰看啦!

  這裡明明就只有自己和伊万兩個人,幹麻好像演舞台劇一樣,剛剛還像自己忘了台詞被提醒一樣。


  伊万不忙,他王耀可是很忙的。

  他完全不懂這伊万玩這遊戲到底要幹麻!


  王耀扯下鬍子丟到伊万身上,跺著腳步轉身就要走,還踏不到一步,手腕一緊,「啊!」王耀一個踉蹌跌到向後跌去,被伊万有些粗魯地拉入懷裡,伊万的雙手將王耀的腰身環的個死緊,藤椅因他的衝撞,機嘎的一大聲,原本緩慢的搖動頻率也因此巨烈了起來,王耀險些以為會翻過去,下意識地闔緊了眼。

  他早就做好會摔出去的心理準備,但事實上並沒有,他被伊万結實地地懷抱著,隨著搖椅的幅度漸小,他開始找到自己的呼吸,當然還有伊万近到不行的呼吸。

  一切都恢復平靜時,王耀發現自己有些曖昧地側坐在伊万腿上,半貼著伊万的胸膛隨著呼吸而起伏,不知何時伊万的大鬍子已經掉落一旁,伊万的氣息烘著他,讓他的面頰不禁溫熱了起來。

  王耀有些尷尬,畢竟摟摟抱抱他已經不習慣了四千年,就算最近比較頻繁他也不會習慣。有些急著想離開伊万的懷抱。才稍微動了一下,伊万的手馬上把他向自己的方向收去。

  
  「……你」王耀有些羞地氣結,跟伊万比起來小多了的手拍著伊万的手臂,用動作叫他放開自己,可惜這一點用都沒有,沒有用不說,還不小心造成了反效果。

  
  伊万整個人連頭都更靠近王耀,到有些霸道的說「小耀不許離開。」


  這份霸道中卻好像比一般還要深沉,好像在最心底有一絲無法、無法壓抑的苦澀盤旋在字裡行間。

  
  一時之間王耀有些愣住,伊万突如其來的沉重情緒讓他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如何回應,只讓任由沉默填充其中。

  
  「小耀……」伊万的大手包覆住王耀的小手,右手上沾到的為乾黑墨,也染進伊万的掌心中。伊万的臉頰靠在王耀的頭側,淡咖啡色的髮絲交錯著烏黑,很突兀卻又令人說不出得相合。像黑夜裡的雪地那般令人炫目。


  「60年了耶……」伊万摟著王耀輕聲的說。掌心的溫度一直滲進王耀的心裡,暖暖地一波波地。

  
  「你說建交嗎?」
  
  「是結婚唷!小耀。」

  王耀把頭拉離開伊万,烏溜的黑眸看著他,帶著一點警告,和一點點羞怯。
 
  「唔……建交就建交別亂說!」


  好吧……也許是羞怯比較多一些。



  這一眼,冷不防地,那雙黑眸映入紫瞳之中,伊万無法離開那種四目相接的感覺,是靈魂的觸碰,靜謐且深沉,卻又劇烈撼動著,挾帶龐大的情感浪波,五味雜陳的襲來再拉扯翻攪所有的記憶。像是崩堤般一洩而下。


  傳聞中的絲,想像中的黑,遠眺後的遐想,馳騁後的接近,第一次的碰觸,第二次的映象,第三次的回眸,第四次的牽手,第一百次的接吻,第無數次的烙印。


  烙印著關於他還有他的事。


  太多了超過負載,伊万笑著瞇眼,用自己最習慣的面對黑眸中越疊越多的疑問。


  有的時候疑問就用疑問來解答,尤其當自己不想正面回應的時候。


  「小耀,再六十年後的我們會如何改變呢?」


  六十年就足以改變一個人,對伊万來說成長不過是60年可以完成的事,


  那凋零是否也不過爾爾?


  「等到我們都白髮蒼蒼的時候,是不是會像剛剛那樣一起坐著搖椅,搖啊搖……然後一起睡著,就再也醒不過來呢…..」伊万拉起王耀的手,拿到唇邊輕輕一吻


  「剛剛應該牽手的…對吧?」


   這個伊万法蘭上身了啊嚕!


  王耀又羞又窘的把手抽開,白皙的小手一溜煙的躲回袖子裡去。隨著他的視線往斜下方瞥去,伊万只能看到一排長睫的陰影,映在王耀轉為蒼白的面頰上。



  60年又能怎麼樣呢?一輪的人們都還沒過世呢…..

  四千年不過是須於,卻也是永恆。
 
  初會的,再見的,相識的,熟悉的,淡忘的,輪迴的,遺忘的,虛無的……
 
  四千年他是目擊者,是受害者,是加害者,也是旅者。

  時間像是江水,而王耀載浮載沉於其中,

  是沉是伏都存在,或沉或浮皆替輪。



  「不會改變的,千年如一日……」再度抬起眼,王耀說出了這個答案。


  說不上是憂傷,也說不了是無奈,也許是說是豁達……

  
  亦或說是淡然?



  伊万不喜灣這樣的王耀,他讓他覺得彼此的遠的彷彿一座宇宙。

  自己努力長大,想追上他的腳步,卻又在一些時候,在他面前的時候覺得自己是如此的渺小。



  
  他,伊万,不喜歡這種沒有份量的感覺。


  特別、特別是在王耀心理面他不容許。




  伊万硬是捧起王耀的臉,讓他正視著他「小耀會改變的!」。
 
  
  「不,不會。」就算是對上「陽光」的笑容,王耀仍是堅守立場。


  「一定會!」伊万逕自地吻上王耀的額頭。王耀紅著臉,捂著額。仍不願意退縮


  「不會。」

  「我說會。」


  兩人互不相讓相視三秒鐘,王耀忍不住噗嗤的笑了出來……



  「你應該不希望改變才是吧阿嚕?」


  被著麼一說,伊万倒迷糊了起來,自己其實也不能確定,到底是希望王耀改變還是不改變的好…..



  曾經他們因改變而交會,

  卻又因改變而平行。

  
  曾經他們因不變而衝突,

  卻又因不變而共事。



  到底自己想要的是……?



  「我想你改變….」



  「變成完全屬於我的。」


  這樣我們就不會再分開了,不管幾億年之後…..



  伊万對自己的答案露心滿意足的微笑。



  「休想!」

  
  果然小耀完全不領情,不過....這就是他的小耀ˇ

 

  「答應我嘛…小耀…






這是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了耶……」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

  等到我們老到哪兒也去不了
 
  你還依然 把我當成 手心裡的寶
APH短篇 | 留言:1 | 引用:0 |
<< 【APH/北OH】僕たち1 | 主頁 | 【APH/土希】只當鄰居不好嗎?>>

留言

哇!是露中only場的開催賀文啊~~真開心
搭配趙詠華的歌好懷念啊
以前也好愛這首歌
頓時讓nini和露熊這兩位歡喜冤家變得好親切呢

露熊你可要好好待nini
永遠建交下去喔XDDD
2010-06-04 Fri 00:22 | URL | Reiya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