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廢大師

[APH/日中/露中/日灣]賀 庚寅端午

楔子

臨江仙

西子湖光如鏡淨,幾番秋月春風,今來古往夕陽中,
江山依舊在,塔影自凌空。

多少神仙幽怪,相傳古老兒童,休疑艷異累齊東,
妄言姑忘聽,聊復校坡公。





借了傘,便能還了傘
送了心,可有期限還?
春風蕩漾人心
美麗的是錯誤而非……邂逅

繼續閲讀
APH中長篇 | 留言:0 | 引用:0 |

【APH/丁諾】Ja,vi elsker

啊哈哈 我超沒誠意

這篇是去年的生日賀文耶

重新修改了一點,那時候對家暴沒有那麼大的認識XD 只知道"笨蛋老爺愛太太"

只有這樣果然有失原設定,所以又加了一點家暴=w=...

看來我萌北OH已經快一年了>w<

真好真好,下一年也要這樣下去!!




繼續閲讀
APH中長篇 | 留言:0 | 引用:0 |

【APH/北OH】僕たち1


歪歷史向,是個大坑.....

就當單篇看好了哈哈




1




「不行…了嗎?」


貝瓦爾德一手抓著胸口,溫熱的鮮血未曾間斷地從指間湧出,毫不留情的豔紅在白皚皚的雪地,宣示著自己的苟延殘喘。



 「認輸嗎?」


 伊凡帶著人畜無害的微笑,由上而下,俯視著倒在雪地中的男人,血的溫熱融了淺淺一層冰雪,冰水拌著血,侵蝕著胸口上的傷口的滋味,肯定不錯吧?

比雪還要森冷的紫眸,映著愉悅,他還挺愛這受血暈染的雪,白的…太單純,太無聊了。



 輸了嗎……貝瓦爾德咬緊牙根,試著握住躺在掌心的劍柄,但早已因失血而蒼白,因寒冷而凍紫的手指完全不聽使喚,儘管手的主人是如此想要重握劍柄。


 只能…認輸嗎?

 貝瓦爾德絕望地闔上眼。
繼續閲讀
APH中長篇 | 留言:0 | 引用:0 |

【APH/土希】只當鄰居不好嗎?

1

「趴搭趴搭趴搭…」門外走廊上傳來由遠而近的跑步聲。海格匆匆跑進房子裡重重地帶上門。
 
  『碰!』的一聲。海格完全忘記自己老舊的屋子承受不住這種衝擊,這樣重重的一關,震掉了一些牆壁上的漆。彷彿後面有什麼大怪獸在追趕他一樣。跑了一小段路的他,門一合上,整個人靠上了門板,輕輕地喘息著,受驚嚇的臉看上去有些蒼白,滑落的汗也不知道是因為跑步,還是因為冷汗。

  好可怕…他隔壁到底搬來了什麼怪人。
 
  他一片空白的腦袋裡只剩下這個疑問和戴著面具的臉下的視線。

  在他搬來好一陣子之後,隔壁一直都住了個非常華麗的鄰居,什麼東西都要雕刻精細,曾經有幾度還順便把他家門口也裝飾了一下,常常他都在思考人生有沒有必要把所有的平面都鑲嵌的五彩繽紛,像他家一樣單純的藍天白雲組合不是很好嗎?還有他也在懷疑,他鄰居是不是真的有這麼多錢,把到處都鑲嵌上瑰麗的金色、藍色、紅色和紫色。

  而,時間就在他思考這些問題中流逝,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的鄰居門口裝飾漸漸少了一些,掛在牆上的馬賽克某位知名人物的圖像,最耀眼的眼睛也不見了,有時候他經過都會記得默默的同情一下那尊畫像。

  他的鄰居似乎不再那麼有錢了,但是仍然住在他隔壁,雖然聽說他分租了好幾塊出去,不過不能讓房東知道這件事,這只是他在這棟樓的鄰居們閒聊時偶然聽到的。
  
  某天,他家隔壁門外來了一批人,他抱著貓偷偷從門縫觀察著他們,看起來個個看起來都來者不善,一副就是黑道要來討債的樣子,他的鄰居果然因為太奢華而有了債務糾紛。
  
  但,他華麗的鄰居竟然是帶著微笑,迎著這批人進了屋,之後的好幾次,同一批人來來去去的,他幾乎都要以為這批人是華麗鄰居的客人了。不過事實證明,他們還是來討債的,因為他們每次拜訪完手上就會多了些土產,有一次更誇張,土產用整車載走。
 
  就這樣,他的鄰居似乎在破產下,被房東給趕了出去。
 
  不知道隔壁會搬來誰呢?他那時還這樣想。
繼續閲讀
APH中長篇 | 留言:1 | 引用:0 |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