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廢大師

【APH/露中】最浪漫的事

露中ONLY 開催賀文
2011露中ONLY公式站




一 最浪漫的事 一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

  一路上收藏點點滴滴的歡笑

  留到以後坐著搖椅慢慢聊




  「吶….老伴….」伊万臉上有著老爺爺的白色假鬍子,眼睛半瞇著舒適的躺在藤椅上,緩緩地搖著,竹籐的搖椅聲規律地發響著,彷彿一首安眠曲般的頻率,午後的暖陽也讓人曬的軟綿綿地。王耀刻意壓低了嗓音,像是老了60歲般的沙啞回應


「……什麼啊…」

  

風輕輕地吹過,沒有任何一聲回應,只有傳來伊万彷彿打呼的聲音。

繼續閲讀
APH短篇 | 留言:1 | 引用:0 |

【APH/露中】蠶食鯨吞



我寫的第一篇露中。 KISS有,歷史背景有。







「我說王耀,所謂的禮儀你應該懂吧?」亞瑟低頭啜了一口正宗伯爵紅茶。

「哥哥我千里迢迢繞了半個地球來你家作客,總要帶點什麼回去吧?」法蘭斯環視了室內一下,皺了一下眉,似乎想起剛經過院子時看到的不土氣的東西,才勉為其難的對王耀笑了笑。

王耀抱著手上的貓熊,苦惱地盯著兩位不速之客。
他就知道,總是在吵架的法蘭斯和亞瑟這次竟然一起來鐵定沒好事。
上次兩位忽然出現在他家門前小河的對岸時,他就應該要有警覺了啊。
他竟然還拉著熊貓跟他們揮揮手。

結果呢?
繼續閲讀
APH短篇 | 留言:2 | 引用:0 |

【APH/露中】咒語


「英國法國的都一直欺負我アル…」


王耀抱著膝蓋蜷曲在沙發上,把頭埋在兩個膝蓋中間,他試圖去忽略空蕩蕩的大屋。原本應該熱熱鬧鬧的大屋,不知何時,變成真空了般毫無聲息。牆壁上還留有英法爭奪的痕跡,菊的刀痕,腦中還不停盤旋著香港沉靜的雙眸,和灣妹不服輸的淚痕。


「耀君,你在哭嗎?」伊凡在沙發的另一頭坐下,他的重量讓柔軟的沙發稍稍往那邊陷落。


「才沒有アル!」王耀努力藏著聲音中的哽咽。


「耀君不甘心,我可以幫你喔!」雖然王耀的小臉還是埋在雙膝間看不到,但是只要聽到這樣熟悉的語調,伊凡的笑容很自然的就會浮現在腦海中。
繼續閲讀
APH短篇 | 留言:0 | 引用:0 |
| 主頁 |